【转载】无法证伪的理论就是耍流氓

本文给与不可证伪以通俗的解释,虽然有些简单,权当了解吧。本文来自果壳网

指导员做战前动员,称“只要冲锋足够快,就不会受伤”。你拼尽全力冲锋,可战后却浑身血淋淋地被抬了回来。你说指导员的话不对,指导员却说:“那是因为你冲得不够快,否则就不会受伤了,记着下次冲快点啊。”面对这么流氓的解释,你只能哑口无言。但你已经知道了他是个骗子,原因在于他根本就没有给出冲锋足够快的标准,无论你冲得有多快,只要你受伤了,他永远可以称原因是你不够快,他的说法“永远正确”。

Continue reading

【转载】卡尔波普尔与进化论的可证伪性(ZT)

【转载】性与暴力的神经机制

本文转载自果壳网,马斯洛说他不知道为什么性谄媚可以抑制暴力行为,也许这是一个解释。

(文/Yuting Chang)当提到“暴力”、“侵略”以及“冲动”这些字眼时,大概很少有人会对它们产生正面的联想,然而演化过程中,这样的行为却在众多物种中得以保留,毕竟在觅食、捍卫领域或是寻求伴侣时,都可能需要强劲的攻击能力。但是什么样的机制让个体只在适当的“时机”对适当的“对象”进行攻击?不同行为的输出又是怎么被神经系统所选择的? Continue reading

【原创】责任

我曾在地铁上看到一位父亲,教育他的小孩子说:“我给你选择的自由,要么晚上回去做饭,要么就不要吃饭。不论怎样,这都是你的选择,你不要到时候说这是我逼你的。”
站在一个成人的角度上,我们的确可以选择不吃,因为我们可以自己去饭店吃。但对于那个小孩子来讲,家人不给他饭吃,他并没有获得食物的能力,虽然说他可以抗争或者离家出走,但这终究不是一种好的选择。没有能力,就没有责任。
我想,对我而言也一样,我不应当自责于自己过去的虚伪与懦弱,因为在当时我几乎别无选择。我没有能力,就没有责任。但现在不同了,我要争取独立与自由,并不是因为我讨厌哪个人,而是因为我不想再做一个虚伪的人了。

【原创】2013年度回顾

2013年度回顾,列了十件事:
1、第一天上班提出离职,因有陈工经验,为防CTO叽叽哇哇,离职理由填的“另谋高就”,效果不错;
2、一个人去沪宁杭地区旅游,发现传说中的江南水乡,地灵人不太杰,于是坚定信心留在深圳;
3、增加了一倍的求职经历,更深入的理解可以让我以后少坑几个人;
4、在新公司工作让我体会到了三点:我们可以做有价值的事情;公司的制度可以不必损害公司的业务;领导可以不必口无遮拦的说话;
5、读书开始涉猎管理学,而见到了公司的《商业道德规范》,更是让我大受震撼;官僚主义并非人类组织的必然;
6、一个人租房子,让我知道了我可以一个人住,这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好;
7、今年与父母的通话时间超过一万分钟,期望与父母更好的沟通让我成为一个幸运的人;
8、参与了几次同城聚会,与更多人面对面的交流;
9、继续读书、写作;继续帮助小网友学习;比往年更多的与亲朋好友联系;
10、今年最有成就的一件事情,就是我拉黑了QQ中半数好友,与他们交流我总是怀疑自己的包容心,删掉后我便没有这种困惑,生活从此变得更加快乐smiley

【原创】解释哈佛大学校训——像狗一样的学习

记得我的大学传感器老师出访美国回来后,告诉我们哈佛大学图书馆凌晨四点钟仍然座无虚席,学生们都在努力学习,这让我十分的惊奇。
老师还抄回来哈佛大学墙壁上的校训,连同她戴墨镜的照片一起放到PPT里面,逐条读给我们听。老师还说了,哈佛校训有很多条,她很忙,只抄回一部分来,有的可能不是原文,但是意思都是对的,我印象中大约有10条左右。
例如:“现在淌的哈喇子,将成为明天的眼泪。”——老师当时提问我们什么叫做哈喇子,某同学回答是口水。
但是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,还是这句校训:“狗一样地学,绅士一样地玩”。当时老师品味了这句话好几遍, 告诉我们话虽有点粗俗,但是道理却很深刻,然后就坐等我们慢慢领悟了。 Continue reading

【转载】绝不明知其有害而为之

在此转载彼得.德鲁克关于企业责任伦理的文章。

工商界人士约伦理:不恰当的问题——是领导集团而不是个别的领导者——成为一个专业人员意味着什么——责任的伦理——绝不明知其有害而为之——社会责任与“俱乐部成员资格”——经理人员的报酬和经济上的不平等——“金镣拷”——利润动机的夸张——独特的职能和公众的特性 Continue reading

【转载】为什么电阻阻值不是整数?

为什么电阻阻值不是整数?
如果电阻阻值像人民币一样,有1Ω、2Ω、5Ω、10Ω、20Ω、50Ω、100Ω、200Ω、500Ω……那该多好,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配出任意阻值来用了呀。

电阻阻值

但看看上表实际中的电阻值,杂七杂八的,什么25.5kΩ、1.3kΩ,这些奇怪的数值用来干嘛?
师傅说过:“你不懂,这跟电阻制作工艺有关,电阻厂商是想做50Ω的,但做出来测量一下,发现是51Ω,所以就有了这个阻值,每批物料的阻值都是不一样的。”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