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: 二月 2014

【转载】无法证伪的理论就是耍流氓

本文给与不可证伪以通俗的解释,虽然有些简单,权当了解吧。本文来自果壳网

指导员做战前动员,称“只要冲锋足够快,就不会受伤”。你拼尽全力冲锋,可战后却浑身血淋淋地被抬了回来。你说指导员的话不对,指导员却说:“那是因为你冲得不够快,否则就不会受伤了,记着下次冲快点啊。”面对这么流氓的解释,你只能哑口无言。但你已经知道了他是个骗子,原因在于他根本就没有给出冲锋足够快的标准,无论你冲得有多快,只要你受伤了,他永远可以称原因是你不够快,他的说法“永远正确”。

Continue reading

【转载】卡尔波普尔与进化论的可证伪性(ZT)

【转载】性与暴力的神经机制

本文转载自果壳网,马斯洛说他不知道为什么性谄媚可以抑制暴力行为,也许这是一个解释。

(文/Yuting Chang)当提到“暴力”、“侵略”以及“冲动”这些字眼时,大概很少有人会对它们产生正面的联想,然而演化过程中,这样的行为却在众多物种中得以保留,毕竟在觅食、捍卫领域或是寻求伴侣时,都可能需要强劲的攻击能力。但是什么样的机制让个体只在适当的“时机”对适当的“对象”进行攻击?不同行为的输出又是怎么被神经系统所选择的? Continue reading

【原创】责任

我曾在地铁上看到一位父亲,教育他的小孩子说:“我给你选择的自由,要么晚上回去做饭,要么就不要吃饭。不论怎样,这都是你的选择,你不要到时候说这是我逼你的。”
站在一个成人的角度上,我们的确可以选择不吃,因为我们可以自己去饭店吃。但对于那个小孩子来讲,家人不给他饭吃,他并没有获得食物的能力,虽然说他可以抗争或者离家出走,但这终究不是一种好的选择。没有能力,就没有责任。
我想,对我而言也一样,我不应当自责于自己过去的虚伪与懦弱,因为在当时我几乎别无选择。我没有能力,就没有责任。但现在不同了,我要争取独立与自由,并不是因为我讨厌哪个人,而是因为我不想再做一个虚伪的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