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: 二月 2013

【原创】学习哲学是一件危险的事情

  本文节选并翻译自《哈佛大学公开课:公正-该如何做是好?》,作者为麦克·桑德尔(Michael Sandel),节选的这部分讨论了学习哲学的风险。我的翻译参考了网上找到的一些中文翻译,并为书面化及独立成文而进行了删改。 本文中的图片为译者自行添加,图片上的说明文字为译者的感想,并非原文中所有。

  学习哲学,可以作为自我认知的一种练习,但同时也有一定的风险:既有个人层面上的,也有政治层面上的。这种风险来自于这样一个事实:哲学通过让我们直面事物本身而教导我们,同时也动摇着我们原有的信念。学习哲学的困难在于它在教你一些你已经知道的东西,并使我们对原本毫无疑问的熟悉事物一下子变得陌生。哲学并未提供给我们新的事实, 它只是给予我们另一种看待事物的思路。学习哲学的风险就在于:一旦熟悉的东西变的陌生, 它们就再也不会和以前一样了。 Continue reading

【原创】推荐哈佛大学公开课:公正-该如何做是好?

地球仪向大家推荐哈佛大学公开课:公正-该如何做是好?

公正——即什么是对,什么是错——是一个十分艰深的问题,彻底的回答这个问题也许是不可能的,但我们也无法完全的去逃避它,因为它在我们生活中无处不在。

从直觉上来看,趋利避害是人类的本能,因此公正就是对所有人利害的平衡。但是沿着这个思路走下去,得到的推论却并不总让我们满意。这门课程会向我们展示了另一种观点,能够开阔我们的视野。我想这将助于我们更好的思考公正这个问题,也将帮助我们更好的认识自己。

Continue reading

【原创】空气质量指数(AQI)差别之谜

随着空气污染的加剧,空气质量指数(AQI)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。无论是报纸、天气预报,还是手机应用都会发布空气质量指数信息;然而,不同来源发布的空气质量指数经常会有或大或小的差异。本文将从以下方面分析导致这些差异的原因:

1、计算空气质量指数依据的污染物不同;

2,污染物浓度与对应空气质量指数转换公式差异;

3、计算的空气质量指数依据的时间段不同;

4、发布城市空气质量指数所依据的监测站不同。

本文认为,不同来源发布的空气质量指数有所差别,其原因主要在3、4方面。 Continue reading

【原创】空气质量指数(AQI)介绍

近来,空气质量指数(AQI)及相关术语(如PM2.5)经常出现,我这几天稍微了解了一下,在此做一简单介绍:

空气质量指数(AQI)是什么?

空气质量指数(AQI),描述了每天空气受污染的程度。呼吸受污染空气后对健康的影响越大,空气质量指数也就越高。中国目前按以下六种污染物来计算空气质量指数,分别是:臭氧,PM2.5(直径小于2.5微米的颗粒物),PM10(直径小于10微米的颗粒物),一氧化碳,二氧化硫,二氧化氮。对于这些污染物,中国已建立了相应的国家标准,参见:环境空气质量指数(AQI)技术规定(试行)(HJ 633—2012 )

我们可以把空气质量指数看做是数值从0到500的标尺。其数值越大,空气污染的就越严重,对健康的危害也就越大。例如,空气质量指数值50表示空气质量良好,影响健康的可能性很小,而空气质量指数值超过300则意味着严重的污染。

为了使空气质量指数其更容易理解,我们将其分成以下六个等级:

Continue reading

【原创】你真的能坚持自己的观点么?

刚刚看了一集多啦A梦(到底是谁在说谎)。如果对某件事情的看法,虽然你很有信心,但是你周围的四五个人,一致认为你是错的,你会怎么做呢?

在这个世界上,流行着多少荒谬的东西。经常让我们不相信理智,也不相信自己的感觉。每当我弄清楚一件事情的时候,我总是对我之前的迷信感到困惑,也有时为自己的愚昧而感到震惊,因为重要的事实往往是显而易见的,我却去强迫自己痛苦的去承认错误的东西。

在这个视频里,我们的小夫同学说:“不对,我才是正确的,一定是这个世界搞错了!”然后自己去确认事实的真相。这才是一个拥有纯洁心灵的人应有的行为!